原标题:印度发生儿童中毒事件 制糖厂毒气泄漏致数百名学生中毒

央广网北京10月12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两个月前,印度一所公立医院因医疗事故导致近百名儿童死亡,事故原因尚无定论。本月(10月)10日,又一场意外事故导致数百名学生中毒入院接受治疗。

据中国国际广播电台驻印度记者杨天舒介绍,根据《印度时报》报道,10日,北方邦沙姆利县一所学校的约300名学生因吸入有毒气体入院治疗。该邦首席部长约吉·阿迪蒂亚纳特已责令有关部门对此事件进行调查。当地警方说,这所学校里的许多学生因吸入附近一个制糖厂泄漏的有毒气体,出现肚子疼、眩晕、恶心、呕吐、眼睛发痒等症状,一些学生甚至出现昏迷。警方表示,目前所有中毒学生正在不同医院接受治疗,没有生命危险。政府将对此事件进行调查并严惩肇事者。

据当地居民反映,此次有毒气体泄漏事件是因制糖厂使用化学品处理制糖废料不当引起的,以前也曾发生过类似的中毒事件。目前,中毒儿童的家长们愤怒地指责当地官员的不作为,对于民众此前要求关闭制糖厂的建议置之不理,从而导致恶性事故的发生。据印度《每日新闻与分析》报道,制糖厂负责人目前已经潜逃。而此前在印度也发生过不少类似的儿童中毒事件。

今年5月,新德里曾发生煤气泄漏事故,约有200名学生出现不同程度的中毒症状,入院治疗。根据《印度斯坦时报》报道,当时学校附近一个集装箱仓库煤气泄漏,导致在校学生中毒。中毒学生均出现眼睛红肿、恶心、呕吐、头晕、呼吸困难甚至昏迷等症状。

而除了毒气泄漏,食品安全也是影响印度儿童健康的因素之一。去年2月,印度曾有近100名学生因疑似食物中毒入院治疗。当时学生们在吃完一顿免费的午饭后出现了疑似食物中毒的症状。

这些事故的发生并非偶然,究其原因与印度基础设施不发达、环境卫生不安全等有很大关系。印度统计局公布数据显示,今年第二季度经济增速仅为5.7%,在第一季度6.1%的基础上继续下滑。至此,印度国内生产总值已经连续6个季度处于稳定下滑轨道中。由于经济增速放缓以及制造业长期低迷,作为人口大国的印度各种矛盾和冲突交织,政治、经济、社会中存在的诸多问题凸显,使印度难以以牺牲经济为代价来停止工业制造,确保环境安全。同时,印度的环境卫生问题长期未能得到解决,食品制作流程监管也不够严格,使食品安全长期困扰着印度民众的健康。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原标题:中纪委机关报刊文:抛弃“人人有份就没事”的幻想,法必责众

“原本以为我们人人都有份,就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没想到还是栽了。”某地村“两委”班子因集体腐败被查处,其中一名涉案干部如此感慨。“人人有份就没事”——短短一句话,折射出一些违纪干部的侥幸心理。

公款吃喝一起上、公款旅游一起去、公款烟酒一起拿。可见,所谓的“人人有份”,就是“抱团腐败”的托词。而这“人人”背后的村“两委”班子,无非是以利益均沾为默契,形成的相互“帮扶”、相互“关照”、相互包庇的利益共同体。身处其中者,自欺欺人,觉得“船大”更能抗“风浪”,就算被查也有别人顶着。于是,他们把“人人有份”当成违纪的“护身符”,为突破纪律红线找到了自我安慰的借口。

这种侥幸心理带来的危害,从个人来看,一旦抱有这样的幻想,容易放松廉洁自律的要求,失去对纪律和规矩的敬畏之心,贪念的膨胀最终将驱使其滋生从众心理,将手中的权力异化为谋取私利的工具;从干部集体来看,当抱团腐败成为某些人逃避风险的“应对之策”,必然要捆绑更多的“关系网”,建立“潜规则”。而其中一些好干部,要么被排挤,要么被同化,导致集体沦陷就不足为奇。如果一人贪腐只是一棵“烂树”,拔除就好,那么“抱团腐败”就如同水土被污染,伤害的是一片“森林”,与风清气正的党风政风格格不入。

事实上,随着一个个“抱团腐败”案件被查处,“人人有份就没事”的幻想已不攻自破。而要让这种思维惯性真正刹车,就需要持续保持“零容忍”惩治腐败的震慑力。如今,在中央到地方的反腐败高压态势下,所谓的“法不责众”已经变成了“法必责众”,只要触碰了纪律规矩的高压线,党纪追惩是必然的。这既是对腐败“零容忍”的体现,也给了那些有苗头倾向的人一剂清醒药,并再次警醒党员干部,不要企图搭乘贪腐的“便车”,因为一旦深陷其中,终将走向不归路。

党员干部一方面要时刻绷紧纪律之弦,认清各种侥幸心理不是“护身符”而是“催命符”,一旦误入歧途,任何人都不能独善其身;另一方面,应树立正确的权力观,干净做事,清白做人。守住底线、勇于担当,这才是真正的“护身符”,才是人民公仆应有的姿态。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特朗普上任两周签8条行政命令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英国今年查获体内运毒者逾6亿英镑毒品,有人生吞上百包海洛因入境

不要命的“吞毒骡”

这是一幅令人窒息的图像:X光显示,试图过境的运输毒品者用身体做容器,把上百包海洛因“塞进”身体里。

2015年以来,英国海关和边境执法人员从运毒者的身体里查获总共价值6 。2亿英镑的非法毒品。犯罪团伙用越来越极端和吃惊的策略来走私毒品进入英国。

用避孕套保鲜膜包裹

在英国某处边境,一名外表看似正常的外籍人士在过关时被逮捕。特殊的X光设备显示,他的体内藏有含一类毒品的粉末多达120小包,价值数万英镑。

英国《每日邮报》网站12月29日报道,这类把用身体做容器的运毒群体被称之为“吞毒骡”(sw allow ers),他们冒着生命危险将毒品紧紧裹在避孕套、气球或保鲜膜内,放进体内。

在过去的一年里,英国海关和边境执法人员查获“吞毒骡”近4吨毒品海洛因,价值6.2亿英镑。

大多数“吞毒骡”试图偷偷通过英国主要机场入境,也有的是通过港口或乘坐列车通过英吉利海峡隧道抵达伦敦。

毒品包体内破裂致命

毒品包如果在身体内破裂,会产生什么后果?

2014年,一部由法国导演吕克·贝松执导的科幻电影《超体》(又名《超能毒贩》),讲述一名年轻女子遭毒贩把包裹的毒品放入体内以带入不同国家,但药品包破裂进入血液之中,反而给了她超于常人的力量,如心灵感应、瞬间吸收知识等技能,她变成一名无所不能的“女超人”。

现实中,就没那么幸运了。一旦体内任何一包海洛因或可卡因的颗粒泄漏而溶入体内,运毒者将不可能生存,除非他们得到紧急医疗急救。

今年10月,一名24岁的运毒者在飞往爱尔兰首都都柏林的一架航班上,因与其他乘客发生摩擦而有剧烈活动,藏在其体内的一包可卡因不慎裂开,运毒者当场死亡。

但是,尽管冒着巨大危险,贩毒集团仍铤而走险,要么以金钱诱惑,要么通过暴力威胁,令运毒者继续吞咽致命的违禁品。

一般,运毒者会想尽办法避免体内的毒品包破裂,防止药物颗粒进入自己的血液或神经系统。执法人员介绍,有人在这个过程中走了三个星期而不去上厕所,每天只能喝一口水,或者吃一片苹果皮。

特殊X光机查体内运毒

边境执法人员与国家打击犯罪署和国际刑警组织联合,用智能设备和专业训练来识别和防止“吞毒骡”入境英国。比如,经过专门训练的缉毒犬和特殊的X光设备。

安迪·科勒姆是负责来自东南亚和欧洲区域的边境缉毒专员。他表示,这些案件表明,走私者想尽一切办法把毒品带入英国。“那些体内运毒人冒着生命危险。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复杂、特制毒品包裹藏入体内,可见走私者背后运作的组织是多么险恶。”

有个极端案例。现年51岁的波兰矿工雅罗斯瓦夫·亚当斯基,被判入狱四年。他今年2月入境伦敦圣潘克拉斯车站时被抓获,因体内携带近1公斤海洛因被判有罪。

亚当斯基说,他不清楚自己吞下了多少包毒品,只知道有人按15欧元/包付费,花了六个小时才把所有的毒品包放进体内。取证测试显示,毒品包内含高纯度海洛因,如果在英国出售,估计价值15.5万英镑。

英国移民部长杰姆斯·布罗肯希尔说:“安全是我们的首要任务,执法人员的工作不只是在护照上盖章。他们发挥重要作用,阻止这一类型跨境犯罪进入英国社会。” 史

链接 X光能发现体内钻石吗?

近日,一条名为“中国女子泰国珠宝展上吞食钻石被抓后飙日语”的消息在网上被广泛传播,其中提到警方用X光找到女子腹内的钻石,但是“失窃的珠宝商也被一同抓了起来,因为涉嫌高价贩卖假钻———据悉,真钻在X光下无法被发现”。且不说此消息的真假,它引出一个许多人关心的科学问题:X光真的不能发现钻石吗?

答案是,日常生活中在医院和安检碰到的X光设备很可能无法发现钻石,但有一些专门的X光设备是可以发现钻石的。这要从X光的原理说起,它是一种穿透性很强的电磁波,能被穿过的物体对它来说就是“透明的”,不能穿过的物体就是“能看见”。比如在医院,它能穿过皮肤和肌肉,但不能穿过骨头,所以能看见骨骼结构;在安检点,它能穿过皮箱,但不能穿过金属,所以能发现刀具等物品。

那X光能否穿过一种物质,是由什么决定的呢?这与两个因素有关,一是目标物质的原子序数,原子序数越高,穿透能力越低,比如人体骨骼中主要成分钙的原子序数为20,刀具中铁元素的原子序数为26,它们都不容易被X光穿透。

钻石的成分是碳,其原子序数仅为6,属于容易被X光穿透的低原子序数物质。所以说,如果钻石的纯度很高,不含其它杂质,“真钻在X光下是无法被发现的”的说法可以成立。

但调整X光的能量等级,你会发现更多的物质。能量等级越高,X光的穿透能力越强;相反,如果调低X光的能量等级到一定水平,一些本来能穿透的物体也就无法穿透,变得“能看见”。当然,相应的成像机制也需要特殊的设备。

于是这就容易理解了,通过设置X光设备的参数,就可以让它的观察能力像相机调焦一样变化,针对性地“看清”某一种物体,在医院的目标是骨骼,而在安检点的目标是金属。如果要“看清”钻石,就要用到专门的X光设备。 新宗

二胎时代更应向独生子女家庭致敬,这是因为我们今天的生育机会和利好,离不开他们当初的牺牲;这是因为,1.5亿户独生子女家庭中,相当一部分家庭再无生育可能,纵使政策允许,他们的遗憾也永远难以弥合;这是因为过去三十多年里,上百万的独生子女家庭失去了唯一的孩子。

联想到专家们“北风南送”、“北民南移”的异想天开,再看看这个一年又一年的研究节奏,你就知道北京市教委这么说,还真不是在黑专家们。还是于丹的心灵鸡汤管用些?“凭自己的精神防护,不让雾霾进到心里……”雾霾面前,异想天开,也是个选项?

大学即将毕业,三位学生分别去向一位德高望重的老教授辞行,不约而同地讲了自己的困惑:假如在未来的就业中遇到不适应的环境该怎么办?

“审计抽查发现虚报、套取、挤占、挪用等问题金额达到169.32亿元,占抽查资金的26%。彩票管理中为什么存在这些突出问题?你们是怎么进行整改的?违纪违规违法资金全部都收回来了吗?对有关责任人员都严肃问责、追责了吗?”

原标题:韩国校园学生性骚扰老师事件频发 5年多达445起

[环球网综合报道]据调查,韩国学校每年学生性骚扰老师的事件每年都在增加,最近5年发生了445起。

韩联社10月9日报道称,据韩国国会教育文化体育委员会议员从教育部拿到的资料显示,2013年到2016年间,学生性骚扰老师的案件分别为62件、80件、107件和112件。按地区来看,首尔为多发地,达118件。

报道称,该议员表示,考虑到大多数教师遭骚扰后不会报警,受害案件可能会继续增加,因此急需解决办法。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原标题:9个月内,副省级干部第三次履新

刚刚卸任的贵州省委常委唐承沛,有了新职务。

3月30日,民政部官网“部领导”栏目更新,唐承沛已任民政部党组成员、副部长,在该部部领导排名中位列第三。此前,唐承沛任贵州省委常委、秘书长、省委政法委书记。

目前,民政部网站“部领导”一栏更新后,唐承沛为民政部党组成员、副部长,排名在民政部党组书记、部长黄树贤和民政部党组成员、副部长顾朝曦之后。在唐承沛之后的民政部领导还有党组成员、副部长高晓兵,党组成员、中央纪委驻民政部纪检组长龚堂华,以及党组成员、社会组织管理局(社会组织执法监察局、社会工作司)局长、社会组织服务中心主任詹成付。

3月29日,《贵州日报》消息,近日,中共中央批准:免去刘晓凯的中共贵州省委常委职务,免去唐承沛的中共贵州省委常委、委员职务,另有任用。

据公开资料,唐承沛生于1964年9月,此前长期在安徽工作,曾任共青团安徽省委副书记、宿州市委书记、安徽省副省长。2011年10月,他跻身省委常委,后历任宣传部部长、省委秘书长。

“政事儿”(微信ID:xjbzse)注意到,此次调整,是唐承沛近9个月来第3次履新。

2017年7月,唐承沛由安徽省委常委、秘书长调任贵州省委常委,次月任省委秘书长、办公厅主任;去年9月,他接替出任贵州代省长的谌贻琴,兼任省委政法委书记职务,至今次再调整。

唐承沛简历

唐承沛,男,汉族,1964年9月生,安徽桐城人,1985年7月参加工作,1985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在职研究生学历,管理学博士学位,副教授。

1981年9月至1985年7月在合肥工业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利水电工程建筑专业学习,毕业后历任合肥工业大学党委宣传部、党委学生工作部干部;

1988年4月任合肥工业大学团委副书记(其间:1990年3月至6月在国家教委华东教育管理干部培训中心学习);

1991年5月任合肥工业大学团委书记(副处级);

1993年3月任合肥工业大学团委书记兼学工部副部长(正处级,其间:1993年3月至6月在机械工业部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学习);

1995年4月任合肥工业大学人事处处长(1993年7月至1995年7月挂职任怀宁县委副书记);

1997年2月任安徽团省委副书记、党组成员(1995年9月至1998年6月参加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哲学社会科学部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专业在职研究生学习,获法学硕士学位);

1998年9月任安徽农业技术师范学院院长、党委副书记;

2000年5月任安徽省科技厅厅长、党组书记(其间:2002年5月至9月参加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清华大学、哈佛大学举办的公共管理高级培训班学习);

2003年9月任宿州市委副书记;

2003年10月任宿州市委副书记、副市长、代理市长;

2004年2月任宿州市委副书记、市长;

2006年4月任宿州市委书记;

2007年2月任宿州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2004年3月至2007年11月参加同济大学管理科学与工程专业在职研究生学习,获管理学博士学位);

2008年1月任安徽省政府副省长、党组成员,宿州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

2008年2月任安徽省政府副省长、党组成员;

2011年10月任安徽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省政府副省长、党组成员;

2012年2月任安徽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

2012年6月任安徽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

2017年7月任贵州省委常委;

2017年8月任贵州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办公厅主任;

2017年9月至2018年3月,任贵州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省委政法委书记,省委办公厅主任;

2018年3月,民政部党组成员、副部长。

“政事儿”(微信ID:xjbzse)撰稿/新京报记者许腾飞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华宇平台华宇娱乐华宇代理拉菲2拉菲娱乐拉菲平台1号站平台1号站1号站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