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娱乐天地 下的文章

原标题:拥有30年历史 南澳Maslin海滩裸体派对或被暂停

中新网12月8日电 据澳洲网报道,即将于2016年1月17日开始的澳大利亚Maslin海滩裸体派对很有可能被取消,据组织者派拉解释,取消的原因是当地议会的干涉。

报道称,根据当地议会提出的新要求,每位参与裸体派对的人员都要填写一份长达5页的申请表,除此之外,参加的孩子必须要穿衣服等且有监护人同意。

“如果一个6岁的孩子想要在沙滩上玩扔飞盘,他需要得到家长或者监护人的签名,这样的规定太愚蠢了,”派拉说,“这些议会和警局制定的要求太无厘头了,因为这很难去实行,事实上还扫了大家的兴致。我要取消派对的举行,因为我不能同意这些规定。他们想要我们去完成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为我们没有权利这样做。”

据悉,Maslin海滩裸体派已经有30年的历史,它是澳大利亚最有名的裸体活动之一。去年有300人参与了派对活动,如三条腿赛跑、接力棒比赛、Maslin海滩女神加冕等。

中国经济“走出去“,需要相应的外交政策为其”保驾护航“,未来外交为经济服务的特点会越来越明显,中国外交的“大年”在接下来或许会成为一种常态。

正如网友所言,“如果权力不是来自于人民,权力就必然蔑视人民。”三亚“裤衩事件”,暴露出的问题恰恰是城管部门执法权被滥用,他们的无法无天,让一个有社会地位的人不得不没有人格尊严。那么,普通百姓遭遇类似尴尬,城管部门肯低下其傲慢的头颅吗?

其实很多地方出台的改进宣传报道文件都有明细规定,而且点明要“遵循新闻价值和新闻规律”,但如果将文件当尚方宝剑而循规蹈矩,照样不是“安全”的,因为出台文件的人往往就是破坏文件的人,他们总有最终解释权,让人防不胜防。

20年前在枪击事件中痛失18岁爱子的格里高利·吉布逊在《纽约时报》撰文说,“这是我们美国人想要的生活方式。我们要自由,我们要枪械。哪怕必须不时忍受一下校园枪击的痛苦,也只能这样。”这代表了很大部分美国人的看法:枪击案频发造成的伤亡,是为自由必须付出的代价。

原标题:网约车市场烽烟再起, 但这真不是“恶性竞争”

在旁观者看来,企业似乎是在进行赔本的“恶性竞争”,但对于立足未来的企业来说,那非但不是赔本,反而是一门很划算的生意。

▲网约车。 图片来源:新京报

文|邓新华

出行平台竞争越来越激烈。据媒体报道,3月27日,高德地图宣布推出顺风车业务,已在成都和武汉先行上线,并将陆续在北京、上海等城市推出。此前不久,美团也推出打车业务。

有些学者认为,出行平台依托资本进行的竞争,最终会导致垄断,从而让消费者承受损失。他们大多认为,今天资本砸下的钱,未来一定会从消费者那里“榨取”回来。他们都相信,商家可以先“以本伤人”,赔钱打败竞争对手,然后依靠垄断定价赚取更多的钱。但是,这一观念误解了市场。

其实,眼下的出行市场的变局,就已经很好地反驳了这一观念。

早几年,滴滴和快的竞相打价格战、补贴战时,就有很多人替市场忧虑,认为消费者虽然暂时享受到价格战的好处,但最终是要还的。后来,滴滴、快的合并,以及之后的滴滴与优步中国合并,看起来滴滴似乎成了最后的胜利者,且大幅度的补贴也确实取消了。但是,这时候美团杀了进来。所以说,看起来某家企业垄断了市场,但其实潜在的竞争者始终存在。

经济学家张五常曾经讲过一个故事,说他路过一个偏僻的地方,看到一个小孩在卖可乐,但是要价并不高。张五常想,在这个地方,这个小孩也算是垄断者了,他为什么没有要垄断高价呢?随后,他看到旁边有几个小孩在玩。这时的他恍然大悟:那些小孩就是潜在的竞争者。

道理说起来也简单。在市场上,只要不是行政准入垄断,潜在的竞争对手可不止这几个“小孩”。所以,我们无需过于担心哪一家平台利用垄断地位压榨消费者。如果谁这么做,它就是为潜在的竞争对手提供机会。

而且,很多竞争看起来像是“恶性竞争”,好像各方都在赔本伤害竞争对手,其实这并非真的“恶性竞争”,竞争者都有各自的战略目的。比如,美团的王兴就表示,未来人们不需要买车,需要的是“移动”的服务,因此,美团布局打车市场,某种程度上也在为自动驾驶布局。

对于企业来说,如果等到自动驾驶得到普及,再跑来争夺客户,那肯定是为时已晚。因此,企业现在加入战团,先获得大量的忠诚用户,未来才可能占取先机。

在旁观者看来,企业似乎是在以赔本的代价搞竞争,但对于立足未来的企业来说,那非但不是赔本,反而是一门很划算的生意。因为,现在获取客户的成本可比未来要低得多。

所以,当后来者发动“价格战”时,更有可能的情况是,先前的市场占有者日子过得太舒服了,后来者的竞争迫使先入者再度让利给消费者。

无论是美团,还是滴滴,大概也没有人意图去打垮“竞争对手”,因为没有人能确定自己能打败眼下的竞争对手,也不会知道市场中究竟有多少潜在的竞争对手在等着你打败。简言之,就是你怎么知道对手就不能比你融到更多钱呢?所以,以资本“谋求垄断掠夺”的战略,其实是有些学者凭想象强加给企业的。

当消费者享受企业价格战的好处时,也不要轻率地以阻止“恶性竞争”的名义呼吁管一管。只要不存在行政垄断,那么,就让企业自己去竞赛吧。

□邓新华(媒体人)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