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财考优势 >

《寻找前世之旅》(图)

来源:www.ckexam.com  作者:中国财考网  时间:2017-10-12

 
 
Vivibear著

  河南文艺出版社2007年1月

  秦国咸阳卷之五 秦王嬴政

  作品介绍

  佛说今生的劫难往往都是前世种下的因,有因必有果,这是不能改变的。

  但世上偏偏就有这么一种交易,能穿越时空寻找你的宿世根源,化解你今生之劫,而你所要付出的仅仅是一滴眼泪。叶隐,自小被神秘师父收养的她,精通通灵术,面对形形色色的委托人,一次次穿越不同国度的不同时空,在帮助他人化解前世劫难之后,她是否能化解自已的劫难?她是否会在某个时空失落了自已的爱情?

  令人耳目一新的故事,仿佛经历一场古今中外的旅行,历史、风俗、文学、传说、情感融入其中,同欢同喜同悲同惊,是梦是真亦无所谓,细细品来都如清茶醇香,回味悠长。

  作者简介

  Vivibear,一个喜欢做白日梦的女孩,经常沉浸在历史的世界中,无论是无与伦比的华夏五千年,或是悠远绵长尼罗河文明,还是璀璨迷人的马比伦文化,无不心醉神迷。所以,喜欢在旅途中细细体会先人留下的瑰宝,体验不同国家的风情,在千年前的古老废墟上继续着自己的幻想。

  现在抛却努力多年新闻工作,来到这遥运而寒冷的北欧之国——海盗的故乡。在这里,拿起笔记下那些曾经的梦。这些梦,也许并不惊天动地,也许并不热烈浓郁,也许只是像一阵温柔的春风,若有若无地拂过彼此的心间。

  “你,你会妖术?”李越的声音微颤。

  “啪!”我打了他一个嘴巴。“这个耳光是替你父母打的,枉你从小读圣贤之书,现在做出这种有辱门楣的事,无耻。”

  我顿了顿,撩起巴掌,又是一个嘴巴,“这第二下是替你大哥打的,居然想对你的未来大嫂无礼,置兄弟之情不顾,枉你大哥这么疼你!卑鄙!”

  “还有这第三下,”我话落手起,又是一个嘴巴,“是替茗颜打的,亏她这么信任你,你差点毁了她的一生!你说这三个耳光你该不该挨!”

  他愣愣地看着我,半晌才反应过来,忽然大笑起来,断断续续道:“是,我无耻,我卑鄙,我和大哥都和阿颜一起长大,可为什么阿颜偏偏喜欢大哥,我连说出心意的机会都没有?如果我再不做些什么,她就马上嫁给我大哥了,今生今世我再也没有机会了,你明白吗?”

  “我明白你的心情,但是我不觉得你爱阿颜。爱一个人是要让她幸福,对阿颜来说,只有你大哥才能给她幸福。你这样做,不但毁了阿颜和你大哥的幸福,也毁了自己的幸福,就算阿颜嫁给你,你认为这种卑鄙的方法能得到阿颜的心吗?得到心的方法只有一个——就是用自己的心去争取。在你意识到喜欢她的时候,就该说出来,现在已经晚了,因为你大哥已经得到了她的心。现在如果你硬来,是永远得不到她的心的,而且只会痛苦一辈子,后悔一辈子。”我劈里啪啦地说了一大堆。

  他只是呆呆地凝视着茗颜,一言不发。

  “放手吧,幸福着她的幸福,那才是真爱。”我低声道。

  “幸福着她的幸福……”他喃喃重复道,“我,也许再也不会有幸福了。”

  “笨蛋!怎么会?!你看你还这么年轻,长得又不错,家庭背景又好,怎么说也是个钻石王老五,喜欢你的女孩多了去了,随便你挑!”看着他被我打肿的脸,我忍不住安慰了他几句。

  他显然对我的话似懂非懂,脸上泛起了一丝苦涩的笑。

  “相信我,每个人都有他的命中注定之人,你也一定会遇到你的有缘人。”我盯着他的眼睛道。

  他依旧凝望着茗颜,低声道:“现在我受制于你,不放手又能如何,也许就像你所说的,只能怪我自己,为什么,当时没能说出想说的话,没有握住想握住的人……没有再更早一些……”

  “我知道,你也不可能说忘就忘,给自己一点时间吧。总有一天你也会找到你的幸福。”

  看他已经渐渐冷静下来,我一边说着,一边撕去了符咒。他动了动身子,又缓缓道:“其实——我本来也不打算做什么,我只是让她喝了点昏迷的药,打算让她就这么认为她已经是我的人了。”

  “什么!”我一惊,“那么,就是说,其实茗颜她还是……”我震惊之余不由替李信和茗颜不值。只是因为这样,他们平白无故地遭遇了三世情劫……我瞪了一眼李越,“再让我扇你一巴掌!”实在是太气人了!

  “小隐,事情解决了吗。”门外传来文正的声音。我转过身,他正似笑非笑地倚门看着我。完了,忘了还有这个人了,他在门外看了多久?我刚才发飙的样子岂不是都让他看见了?

  李越抬头一看,顿时像是见了鬼一般,立刻脸色苍白地跪了下来,用颤抖的声音说:“大……大王。”

  我直直地盯着文正,脑中一片混乱。大王,大王,这里能被李越称为大王的,恐怕只有一个人。

  秦王嬴政,十三岁登基,现在是秦王政八年,嬴政刚好二十一,文正,文正,合起来不就是个政吗?我怎么就没想到,我的脑子进水了……

  那么,他口中的什么伯父一定是吕不韦了……

  “李越,你居然做出这种事,实在叫寡人失望。”他清冷地望着李越。

  “大王恕罪……”李越颤抖着。

  “文正……不……大王,请饶恕他吧,他已经知道错了,而且也没酿成错事,所以……”我刚开口,就忙改了称呼。

  他看着我,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一拂袖走了出去。

  我忙扶起茗颜往外走去,只听见身后传来一阵压抑的叹息声。

  文正还在门外,我把茗颜扶进马车,转过头对他道:“大王,你打算怎么处置李越?”

  他脸色一沉,道:“是不是一旦知道我的身份,你就不会像以前一样和我说话了,也和其他人一样只是畏惧我,再也不会说真话了?”他倒没用寡人这个称呼。

  我思索了一会,颇为严肃地看着他道:“要我一直说真话也行,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

  我做了个砍头的动作,笑道:“可不许把我喀嚓了!”

  话音刚落,他就笑出声来。皎洁的月光下,他眼中带着淡淡笑意,仿佛触手温润的黑色宝石。这个男人,真的是赫赫有名的始皇帝吗?原来他也会有这样孩子气的一面。我的心中涌起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情绪,我居然能和这个男人成为朋友,这也是一种缘分吧。

  “对了,你刚才用的那个……”他忽然开口问道。

  我头皮一麻,刚才情急之下在他面前用了两招。“其实是一些道家法术,没什么特别的。”我胡乱解释道。

  “这些道家法术我也听过一点,不过亲眼所见倒是第一次。”他把眼光移开,凝望着远方,神色难辨,我也不知道他是真信还是假信。不过始皇帝日后不是寻访不死灵药吗,应该对这些还是半信半疑的吧。

  “你什么时候走?”他忽然问道。

  “过半个月左右吧。”

  “走之前想不想看看咸阳宫?”他深深地看着我,眼神清澈如水。

  “嗯,”我点了点头,“当然,因为——文正是我的朋友。”

  他的脸色依旧如常,眼底却有一种欣喜慢慢地溢了出来。

  “十日后我会派人来接你。”他一边说着,一边纵马而去。

  我的心情这才慢慢平复下来。看了一眼还熟睡中的茗颜,不由松了一口气,这下子,再也不会有什么三世情劫了。柳颜,阿保机,快快乐乐地做你们的三世神仙眷侣吧。

  过了七八天,李信就带着十万大军凯旋而归,李府立刻就派人来纳征,而茗府也很快回了礼,双方终于定下婚礼的日子就在下个月初六。听他们说,下个月初六宜婚嫁。这期间,我没再看到李越。无论如何,我的第一个任务总算完成了,在这不属于我的世界中,我开始想念司音和飞鸟。

  大概又过了两日,来接我去咸阳宫的人来了,令我想不到的来人居然是李越,不过仔细一想,他也的确是个最合适的人选。

  换了他带来的宦官衣服后,我就随他乘坐马车往咸阳宫而去。马车上,我俩一直无语,空气中弥漫着一丝尴尬。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开口道:“到了,下车吧。”

  我心里一阵激动,掀开帘子就跳下了车,放眼望去,前方是一片华丽无双的宫殿群,典型的二元式的阙形宫殿建筑,气势磅礴,全部均为高台建筑,富丽堂皇隐然有君临天下之象。端谨肃穆,如同建于九霄之上。

  站在宫殿前,我不禁为它的气势所慑。现代仿造的什么影视城,和它相比简直就是小孩子的积木。

  宫殿一般都分为两层,其下各层建围廊和敞厅,使全台外观如同三层,非常壮观。上层正中为主体建筑,周围及下层分别为卧室、过厅、浴室等。下层有回廊,廊下以砖漫地,檐下有卵石散水。弯弯朝上的飞檐和门窗上的鎏金,交相辉映,气势非凡。

  李越带我七拐八拐进了其中一个宫殿,与其它的宫殿相比,这座宫殿似乎朴实一点,但室内墙壁都绘着壁画,壁画内容有人物、动物、车马、植物、建筑、神怪和各种边饰。色彩有黑、赭、大红、朱红、石青、石绿,美不胜收,仁立在丹墀上的铜鹤正喷出袅袅青烟。

  “你先在这里等一会吧。我去通报大王。”他朝我微微一点头就出去了。

  待他刚踏出门,我就东张西望,满怀好奇地看起来,目光忽然掠过紫檀木案几旁的一盏灯。好眼熟,好像以前在图片里看见过,对了,是青玉五枝灯。为看青玉五枝灯,蟠螭吐火光欲绝。据说如果点燃盘旋着的蟠螭嘴里的灯,蟠螭身上的鳞片都会动,闪耀如同星辰。

  “小隐。”文正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一回头,他正跨进门来,似乎是匆忙而来,他身上还穿着绣着九章纹的黑色朝服,下裳佩有只有天子可以用的朱红色蔽膝,高贵中透着一丝霸气,和平时所见到的文正不同,今天的他浑身上下散发着王者之气。

  他那双幽黑的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唇角轻扬,道:“这套衣服还挺适合你的。”我一愣,看了看自己的这身衣服,不由没好气地道:“还不是因为来看你,你还取笑我。”

  刚说完,我又捂住了自己的嘴道:“啊,我忘了叫大王。”

  他笑了起来,道:“免了。”

  这时,宫女们陆续端上了膳食。待宫女们退去,他拿起酒壶,往自己的青铜爵杯里斟满了酒,一扬手一饮而尽。又扫了我一眼:“怎么不喝?”

  我赶紧也斟了一杯,刚喝了一口,就被那辛辣的酒味呛了一下,毫无仪范地咳了起来,比我以前试过的伏特加还呛,他却笑了起来。

  看着他,我忽然有个问题很想问:“那个,我想问,你这个咸阳宫里到底有多少,嗯,多少妻子呢?”

  他的脸上闪过一丝促狭的笑容,道:“怎么,莫非你也有兴趣成为其中一位?”

  “啊?杀了我吧。”我不假思索地翻了个白眼,“成为其中一位,然后呼之即来,挥之即去,每天巴望着见你一面,傻傻等待,从此沦为无数人中的一人,被你遗忘。算了吧,虽然你是个帅哥,还是个有权有势的帅哥,我觉得还是更喜欢现在这样的关系。”

  他沉默着,深深盯着我,仿佛要直直看到我的心里,直把我看得有点发毛。忽然他朗声笑了起来,道:“小隐,你总是那么坦率。虽然你很有意思,也让我很放松,不过……”他停顿了一下,继续道:“自从上次见你给李越三个耳光时的野蛮劲,我也觉得还是更喜欢现在这样的关系。”

  我的筷子尴尬地停在了半空中,抬眼看了看他,他似笑非笑地看着我。唉,上次他还是看见了我发飙的一幕。

  看着他清朗的笑容,我一时有些困惑,这就是被后人评价为时而高雅如菊,时而残暴如剑的始皇帝吗?其实在王者的面具之下,他也有一颗普通人的心吧。不过我也算有幸,如果遇到的是统一六国、完成霸业时的嬴政,那么一切也会不同吧。

  我拿起青铜爵杯,笑道:“文正,你我相识,也是一场缘分,我很高兴能遇见你,就让我敬你一杯,从此各自珍重,相逢再无期。”说完,我一仰头,一股脑儿地全灌了进去。

  “好一个相逢再无期!”他也扬手饮尽杯中之酒,道:“小隐,你若是男儿之身,我们必成知己。”

  “我想我该走了。”我刚站起身来,眼前一晕,这个酒劲真够大的,脚步一个踉跄,腿下一软,往后栽去,正好不偏不倚地跌进了他的怀里。

  我和他四目相对,他的眼眸益发幽黑深邃,脸上因酒意而微微泛红,薄唇抿出了一个优雅的弧度。“你真的不愿意留下吗?如果——只是以红颜知己的身份?”他低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这句话令我立刻神志清明,我微微一笑道:“不愿意。现在的文正,因为对我很好奇,又难得有人对你这么坦率,所以你觉得我很有趣。但是你毕竟是一国之君,你有你的底线,随着时间一长,好奇心是会消失的,那时万一我不小心超出你的底线,那么,我很有可能连命也保不住。还是这样离开,也许在很久以后当你偶尔想起我,还能会心一笑。”

  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默然了一会,点了点头,转过身去,低声道:“走吧。”

  我看了他一眼,他高大的背影在烛光下似乎格外孤单,心里忽然莫名地难受起来,赶紧转身就往外走去。

  在回去的马车上,李越终于忍不住开口道:“我还以为你会留下来。”

  我挑了挑眉:“他的命中注定之人可不是我。”

  他没有说话,望着车外,忽然低声道:“看来,我也许应该去找我的命中注定之人了……”

  我闻言大喜,猛地拍了他一下,道:“对了,这样想就对了!”这下彻底放心了……

  马车行至茗府,我便下了车,看着李越离去,我没有进府,走到僻静处,开始呼唤司音。

  “风”渐渐发出紫色的光芒,隐隐听见了司音的声音传来,空旷而虚幻。

  “一切都结束了吗?”他的声音永远是那么冷静。

  “嗯,带我回去吧,师父。”

  手腕上其他的水晶也开始发出眩目的光芒,流动着七彩的颜色,迂回缭绕。浑身又像是火烧一般,越来越烫,一切就和刚来的时候一模一样。在一阵天旋地转中,我又回到了熟悉的21世纪,前世今生茶馆。

  待续:柳颜的委托完成了,可她却不愿阿保机的灵体离去……

(责任编辑:和讯网站)

相关新闻

最后更新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