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财考社区 >

突袭珍珠港

来源:www.ckexam.com  作者:中国财考网  时间:2017-10-09



一个疯狂的设想

1884年4月4日,在那个动荡不安的年代,一个日本本州的封建武士高野贞吉家迎来了第六个儿子的降生,由于这一年高野贞吉56岁,所以给儿子起名为五十六。这便是高野五十六名字的由来,后来因过继给山本带刀为养孙而改姓山本。

山本五十六于1901年考入江田岛海军学院,这位贫困武士的儿子,自幼受到了武士道和军事熏陶,有着争强好胜的进取精神和坚强的意志。17岁那年考入江田岛海军学校,他早年参军,在日俄海军对马海峡海战中负重伤,左手食指和中指被炸飞,下半身被炸得血肉模糊,留下了满身伤痕。由于只剩八根手指,变成终身残疾,也因此得了个绰号叫做“八毛钱”。

他本人还是个孝子,在出任军官后也常常回乡为高野、山本两家的祖坟扫墓。据说他迟迟没有成家,是因为大部分薪水都用在寄给母亲、接济哥哥姐姐等方面,直到1918年8月才与一位朴实、美貌的挤牛奶姑娘在东京举行婚礼,育有两儿两女。

山本五十六的身高只有一米五九,身材短粗,略显驼背,外表斯文内向,内心却果断固执,心思缜密,受到部下和同僚的高度信任。1914年,他以上尉军衔进入海军大学深造,1915年就晋升为少佐,1916年他从海军大学毕业后,登记为山本带刀之养孙,改姓“山本”,由高野五十六成为山本五十六。1924年山本奉命出任霞浦航空队副队长,那里的飞行员留着长发,蓄着小胡子,军容不整,军纪松弛。这些散漫惯了的飞行员根本看不起这位其貌不扬的外行长官。他决心加以整顿,山本五十六虽已年逾四十,却每天主动接受几个小时的飞行训练,没过多久他的飞行技术就超过了不少青年学员,达到了单位教练机的水平。经过他严格的指挥训练,霞浦航空队焕然一新。就这样,他以自己的意志和才干在飞行员中建立了威信。虽然他在1925年转而出任驻美大使馆海军武官,但他心中却对海军航空兵难以忘怀,队员们也对他的离去感到十分惋惜,当山本乘坐“天洋丸”号起航时,一个中队的飞机突然出现在该船上空,飞行员们驾机俯冲掠过,向他们尊敬的上司道别。也正是他对空军的这份特殊情愫,使他在1936年12月被任命为海军航空本部部长后,大肆鼓吹“空军本位主义”、“以航空母舰为基地的进攻战”,不遗余力地发展海军力量,令当时日本的海军飞机得以在世界领先。

对于珍珠港之战,曾有西方人说,只有赌徒才敢冒那么大的风险。诚然山本五十六可谓是个冒险家,极其喜欢在陡壁、桥边等危险的地方表演倒立行走。但他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赌徒。山本酷爱赌博,他赌博的格言是“要么大赢,要么大输”。这一点对他的军事思想也有着重大影响。他从不放弃任何一个赌博的机会,不管是桥牌、麻将、扑克,还是象棋、围棋、军棋,他无一不知无一不晓,无论是与同僚、部属,还是艺妓,他都肯认真地去赌,有时一时找不到赌具,他就与人玩简便的纸上赛马的游戏,如果参加这种游戏的是年轻人或美貌的歌伎,他就押上50钱赌注,故意输给他们,以博一笑,同时也使自己的嗜赌心理得到满足。而且胜利之神似乎总站在他那一边,几乎每赌必赢。当然,这与其冷静的头脑、对事态高超的分析能力及惊人的洞察力是分不开的。

曾经担任过日本海军军令部总长、酷爱下象棋和围棋的伏见宫棋艺精湛,鲜逢敌手。但有一天与山本五十六对弈却连输两局,第二天两人再次对弈,山本又轻松取胜三局。第三天当两人再次对弈的时候,伏见宫身边的侍卫偷偷提醒山本让其假意输给伏见,山本却笑着回答:“我下棋从来不知道什么是输。”结果,他又连胜伏见宫三局。

山本认为,所谓打赌,就是当遇到某一问题双方各持己见而相持不下时,押上一些赌注,迫使自己对自己的观点或行为负责的一种游戏。这可以说是山本发明的“打赌理论”。1910年,有一次,日海军的“金刚”号和另一艘巡洋舰在伊势湾进行舰炮打靶实验,山本的好友堀悌吉认为一定能够击沉靶舰“壹岐”号,山本则认为击不沉。为此,双方商定以3000日元为注打一次赌,这在当时是可以买下一栋房子的巨款,结果山本输了,虽然密友说算了,但山本却坚持还债,每月从月薪中扣除,一直坚持了十几年。他就是这样一个性格坚韧、胆大的赌徒,据说摩纳哥赌场都因为他赌技超群、赢钱太多,而禁止他出入,山本五十六可是摩纳哥第二位被禁止的赌客。他自己曾言,如果天皇能给他一年时间去赌博,可以为日本赢回一艘航母。而他的部下也说:“山本司令在赌博时,非常勇于冒险,正如他在制定战略时一样,他有一颗赌徒的心。”

山本不光是为了赌或为了赌博而玩,他还注意在赌博中锻炼自己的耐力。例如有一次,山本和他的好友重治海军教授下象棋,经过一番激烈的搏杀之后,棋枰上出现了势均力敌的态势,重治看看表说:“看这形势谁也胜不了谁,不过按‘大成会’(日本象棋联盟的前身)的规则,我多子算胜。”山本则不急不躁地说:“我记不得有这种规则,哪有不分胜负的道理,还是接着下吧。”不一会儿,山本就逐步转为优势了。但是到了晚上12点的时候,还是没有分出胜负,重治开始不耐烦起来,又勉强坚持了一小时,仍是难解难分,他终于忍不住说:“好了!就这样结束吧!实在是不行了。”山本说:“那就是你认输了!打仗也是一样,厌战本身就是失败。使敌人丧失斗志,也就等于消灭或俘虏了敌人,达到了打仗的目的。”


赌是山本性格中的最突出的特点,是其行为的决定性因素之一。从某种意义上说,偷袭珍珠港也可以说是一场赌博。它以国家命运为赌注,以联合舰队为赌具,孤注一掷,不计后果,尽管偷袭奏效,但胜得危险,胜得侥幸。与山本共过事的法华津孝太曾深有感触地说:“如果美国在太平洋战争爆发之前,稍留心研究一下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山本五十六的性格的话,至少也能估计到他可能对夏威夷发动突然袭击。”这句话的确一语道破天机。“知彼知己,百战不殆。”倘若美国情报部门能够对山本其人的性格、为人、嗜好进行深入的调查分析的话,那么虽不能制止日军对珍珠港的偷袭,至少可以采取防范措施,避免遭受巨大损失,山本的这一赌博,就完全可能是另外一种结局了。

相关新闻

最后更新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