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财考名师 >

“模糊”的网络文学

来源:www.ckexam.com  作者:中国财考网  时间:2017-10-11

  东莞首个原创文学网站“旗峰天下”正在为东莞搭建一个更广阔的文学平台,而东莞的网络文学创作却进入了一个相对平静的时期。一些网络作家开始重视严肃文学的创作,一些传统作家则尝试网络创作,身份的模糊尽管让东莞网络文学的创作少了响亮的声音,却也让文学的形态更趋于多元。

  东莞网络作家与现实关联更紧

  东莞网络文学进入公众视野是在2006年,尽管在那之前,东莞从事网络写作的人已经不在少数,但韩宇的《东莞不相信眼泪》引发的关注,使得网络文学进入了东莞文学的版图。

  《东莞不相信眼泪》源自韩宇真实的生活:他只身来莞闯荡不停地变换工作:跑过业务,做过销售,想成为一名杂志编辑。但一直没能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让自己稳定下来。他在网吧写作了《东莞不相信眼泪》,里面有文学的演绎,更多的则是社会的现实,很多人在《东莞不相信眼泪》中看到了自己的生活。有意思的是,这部作品是在天涯的地方版连载,而并非原创版。

  韩宇的际遇也代表了东莞网络文学的一个特质:有不少网络作家写的是现实题材。像汪雪英的《漂在东莞二十年》、洪湖浪的《牛小米外企打工记》、禾丰浪的《一边享受一边泪流》等,都是从自身经历出发的创作。

  对此,《网络文学评论》主编杨克认为,东莞的网络作家有相当一部分都不是幻想作家,他们关注的都是现实:“网络文学更多是想象型的文学,因为文学的价值想象是一个很重要的素质,网络文学想象力是值得传统作家学习的,而东莞网络作家的这种特质则弥补了网络文学和现实关联不够的弱点。”

  东莞的地域特性,使得东莞的网络文学和传统文学在写作题材上有了交叉点。当郑小琼、王十月、塞壬等作家,在传统文学阵地上需求着东莞文学的出路时;韩宇、洪湖浪、禾丰浪等作家,则在网络上完成着“东莞制造”的奇迹。

  现实题材的积极意义,使得主流文学圈对网络文学作家的接纳变得顺理成章。却却、李云龙、禾丰浪、洪湖浪、华发生、汪雪英等一批作家受到东莞作协的重视。2009年,曾有媒体用“招安”做标题形容网络作家加入作协;2010年,在作协的内部资料中,更是多出了一本“东莞网络作家专号”的出版物。

  “那几年,作协确实比较重视网络文学,三天两头找我们去开会。”已经离开东莞的网络作家李云龙对记者说

  网络文学大赛上的传统作家

  2011年,李云龙离开东莞去了北京,在东莞期间,他在新浪上进行作品连载,创作了《老婆不在家》而受到关注。同一年,凭借《夜芙蓉》和《战长沙》先后获得东莞荷花文学奖和广东省青年文学奖的却却也北上,开始从事专门编剧工作。

  “其实对大多数网络作家来说,和加入作协相比,更看重的还是市场和读者的反应。”李云龙说,加入作协的确对他有所改变,自己写的东西读者不喜欢看了。

  “广东网络文学有一个严重的不足,很多人是外地来广东打工的,他们随时可能离开。广东一直有一线的网络作家,像写《明朝那些事儿》的。写《杜拉拉升职记》的,像慕容雪村等等,但他们离开之后,也会让地方网络文学少了领头人物。”杨克说。

  一部分人出走,另一部分人则进入沉淀的过程,这沉淀有生活方面的。《东莞不相信眼泪》的成功,极大地改善了韩宇的生活。他成功进入当地一家媒体,成了一名记者。同时,他也和朋友一起,开了一家小工厂,他开始被人叫做“韩老板”。这些工作,分散了韩宇的精力,之后他的写作,不见太大动静。

  也有文学方面的沉淀,对东莞网络文学十分熟悉的侯平章认为,有些网络作家在爆发过一阵子后,开始回归文学本身,他们更注重在文学性上的打磨。像禾丰浪,除了继续和网站进行合作外,花费了很大心力在历史题材的小说莫家拳的创作上。

  随着这批网络作家的相对沉寂,东莞的网络文学也在主流文学的舞台上进入了一个平静的时期。而随着创作方向的转变,他们身上的网络作家的标签开始变得模糊,而另一些身份更加模糊的网络作家开始登上台面。

  去年,在东莞作协举办的首届东莞网络文学作品大赛的获奖名单上,一、二、三等奖得主当中,大部分都是在线下进行传统写作的作家,只有三等奖得主“午后红茶”的名字看上去像是网络作家。

  另一方面,东莞一些纯正的网络作家默默地在属于他们的王国中创作,他们凭借写作在这座城市生存,他们和主流文学圈的联系似乎并不那么紧密,除了偶尔被当做异地奋斗的楷模之外,也很少得到媒体的关注。

  为生活而写作还是为兴趣而写作

  不久之前,中国作协召开网络文学研讨会,杨克本来打算推荐东莞网络作家凌眉去参加,但最后她却因个人事务无法前往。凌眉是从湖北荆州来到横沥镇打工的女孩,从2008年开始,4年出版了10部长篇小说,并在国内知名期刊杂志上发表一大批作品,成了网络文学知名写手。不过记者了解到,凌眉现在已经离开了东莞。

  杨克还提到了另一位作者,住在虎门的求无欲。“全职写作,没钱花就码字,有钱花就休息。”求无欲用这样一段话形容自己的生活状态,他是文学网站17K上的知名写手,他最擅长写悬疑系列的作品,他的作品《诡案组》曾被改编为电视剧。

  求无欲也承认自己和作协的接触本来就比较少,“大概是圈子不一样吧,感到东莞作协是个爱好者协会,跟职业作家没多少交集。”求无欲说:“我主要是为生活而写作,他们主要是为兴趣写作。”

  杨克认为,无论作者写的是哪种类型,作协和文联都应该有一种比较开放的心态,无论是写现实题材,还是写类型小说,“对两种作者应该是同样的态度,他们都是一个地方文化构成的重要部分。”杨克说。

  “严格来说,我也不算网络作家,我的收入以实体书为主,网络收入不到5%。”有趣的是,求无欲对自己网络作家的身份并不完全认同

  在侯平章看来,网络作家平时本身都是十分孤立的,需要去组织才可能把他们聚拢在一起,因为有固定的读者群后,只要有一台电脑一根网线,他们在哪里写作都是可以的。

  在去年广东省鲁迅文学奖的评选中,作家阿菩的作品《山海经密码》在长篇小说类别中高票入选,而《山海经密码》被算作网络文学的范畴,这曾引起了热议,也被视作网络文学被主流文学圈所接纳的一种信号。一些人认为阿菩的作品并非传统意义上的网络文学,他只是把作品放在网上,被凤凰传媒(601928,股吧)看到后推出,其中的文学性是要超过一般网络文学的。

  “网络文学只是相对于传统纸媒发表的平台不一样,而文学的价值是相同的。”侯平章认为,随着时代的发展,阅读习惯的改变,网络已经成为作家绕不开的一个平台,网络作家、网络文学的定义也发生了变化,无论为生活而写作,还是为兴趣而写作,一切唯有从文学的本质去考量。

相关新闻

最后更新

热门新闻